或者在出发口等候

手机打车

据悉,杭州等国内一些城市的出租司机开始建微信或者qq群,让乘客加入这些群,以后乘客可以在群内直接说明抵达的航班。群内司机可以根据自己时间自由选择谁去接机。这种行为绕开了手机打车软件,出租司机在一个小群体内享受乘客资源,能保证自己多拉到机场的活儿。

最近,乘客和出租车司机越来越偏爱使用手机打车软件了。乘客登机前和出租车司机约定好等候时间和地点,抵达后直接上车,出租车司机也省去了以往三四个小时的等候时间。另外,记者首都机场获悉,机场将出台手机打车管理细则,规范机场打车秩序。首都机场的出租车调度站将设置出租“合乘”区域,有愿意合乘的乘客可以去这个区域候车,每人付60%的车费。

刚从西安返京上班的郑小姐表示,她就是上飞机前通过嘀嘀打车预约好了接自己的出租车,这样就不用排队等车,只需要和司机师傅约好时间,在出发层门口外碰头,就可以马上上车离开。

出租司机和乘客偏爱使用打车软件,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嘀嘀打车和快的打车两款手机软件最近均推出打车补贴活动。春节前,嘀嘀打车推出的是每单给乘客和司机均返10元的活动。“快的打车”软件推出了如果用支付宝付款,每一单活儿给乘客返10元,给司机返15元的活动。

的哥建群揽活不合规

首都机场相关负责人称,积极关注“电话叫车”、“软件打车”等新兴服务方式的应用和发展趋势。针对“打车软件”使用过程中出现的管理模式的调整,以确保首都机场的运营秩序,以及有可能出现的涉及旅客、出租车司机公平享有并提供服务等方方面面的问题,首都机场已经向北京市交通管理部门进行了报告。据悉,市政府有关部门正在研究相关管理细则,力求在确保公平公正运营环境的同时,使旅客享有更为便捷、愉悦的服务感受。

市交通委曾于2012年发布了《关于进一步规范首都机场出租汽车营业站区范围的通知》,规范相关单位运营管理。部分进港旅客用“打车软件”预约出租车的现象集中出现在去年年底,两者在时间上存在着一定的间隔性,现行法规对使用打车软件方式的召车服务尚未明确具体的管理方式。依据现行法规,旅客预约车辆(含出租汽车)可以进入首都机场停车楼场停放等候,停车收费标准等同社会车辆。

每天成交超30万单

银建出租车公司的邢师傅说,使用叫车软件去机场,送人比较方便,接人就麻烦些,一定要把时间掐好,否则容易被管理人员查处。“虽然目前大部分司机师傅依旧选择传统的排队拉活儿,但已经开始有不同年龄层的司机师傅接受了打车软件的方式。”邢师傅告诉记者,由于一些司机使用手机app拉活儿,使得一些排队的出租车司机在机场排队等候的时间变短了。“春节前,平时我们去首都机场拉活儿排队,一般要排三四个小时。节后的现在,我们排队大约两个小时就可以,下午5点以后排队时间会更短些。”

首都机场将设“合乘”区

昨天,快的打车软件公关总监叶耘告诉记者,目前北京地区使用快的打车软件的日均订单已经达到14万。昨天,嘀嘀打车软件公司相关人士告诉记者,春节期间,北京地区使用嘀嘀打车的日订单量达20万单,而去年春节只有1万单左右。“北汽九龙的周师傅,春节7天时间内抢了162单,金建的李师傅大年初二拉了30个活儿,其中27个是用嘀嘀打车软件拉到的。”

记者还通过部分出租车司机了解到,为了让排队候车的效率增高,首都机场的出租车调度站将设置乘客“合乘”区域,有愿意合乘的乘客可以去这个区域候车,每人付60%的车费。

“艾屁屁”机场约车不排队

叶耘称,公司鼓励出租司机使用打车软件到机场接活儿,这有利于缓解机场的拥堵和乘客的等候时间。嘀嘀打车软件市场总监卓然称,公司鼓励司机使用打车软件接活儿,但是并不鼓励司机建微信群拉活儿,对于司机接活儿后再转给其他司机的现象,发现后直接封号,“这种转单现象容易引发扯皮,一旦发生纠纷很难解决。”两家公司相关人士均称,乘客通过手机软件叫车后,在上车前应查看出租车车牌是否就是自己预订的出租车。

经常出差的刘先生喜欢上了手机打车app“艾屁屁”。他的手机上安装有嘀嘀、快的两款手机打车软件。“国内不同城市,使用这两款软件的出租司机数量有差别,但是总体上有它们两个就够用了。”确认到哪个城市出差后,他就在这两款手机软件上叫车,和对方约定好在机场或者火车站的等候地点和时间,抵达后直接坐出租车就走。“从外地回到北京,在机场排队经常要等候几个小时。我都是和司机约好,或者在出发口等候,或者在停车场等候。到了以后直接坐车就走了。”